安融征信:大数据时代下征信业的发展现状和未来趋势

   创建时间:2017-10-31    来源:云掌财经
10月26至27日,“2017中国未来商业银行趋势峰会”在上海召开,本次峰会以“变革·创新·竞合”为主题,共聚集了300多位来自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直销银行联盟,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以及四大行,股份制银行,互联网银行,民营银行和城市银行,中小农商行机构,金融科技企业家和行业精英共同探讨“未来商业银行的发展趋势和方向”。
 
安融征信副总经理孙录军受邀出席了本次大会,并发表“征信--助力银行业产品创新与变革的中坚力量”的主题分享。安融征信成立于2012年,主要面向“民间类金融机构”提供第三方征信服务,也是最早将世界三大征信模式的“同业征信服务”模式引入国内机构。会后孙录军接受了记者的专访,就面对大数据的蓬勃发展,征信机构应该如何应对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安融征信副总经理孙录军表示,征信业是最传统的金融基础服务行业之一,在国际上有百年的发展历史。我国以央行为代表的征信服务体系从2006年上线至今也有十余年的发展经验,央行征信系统的建立与应用为我国信贷行业的发展以及普及大众征信观念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自2013年起民间金融创新服务迅速崛起,同时银行客群随着科技生态的影响也在逐步下沉,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现有的传统征信服务不能满足各类市场机构对风险管理需求的矛盾。从而造就了大数据这两年特别火,就在于它能够捕获征信数据之外的信息作为参考,尝试性的解决了大量“小白客户”的问题。那么大数据能不能从根本上替代征信呢?我们可以客观的去认识一下大数据的逻辑和特性,大数据具有维度广、覆盖量大、算法灵活等的特点,但也存在弊端。首先,大数据的所有的基础逻辑是通过关联分析和推理得出来的,无论你怎么强调模型的先进性和场景应用优势,它都是一种概率性判断结果,结果的科学性需要经过一个长期的检验过程。其次,大数据整合的数据量不同,它需要做风控决策的切片尺度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几千万数据的切片,和累积到一个亿或累积到更多维度的切片具有很大区别,所以需要应用方对大数据的采集过程不断监测和调整,实际的操作难度不小。再则,是合规性问题。随着今年6月1日新的两高司法解释出台,个人上网浏览、消费信息、社交信息等个人相关信息的采集都需取得本人授权,这对于净化信息服务业市场有着积极的威慑和惩戒作用。所以行业未来的发展方面还要依托于法律法规的保障与约束。
 
征信信息主要是指信息主体本人在借贷过程中的信息,经过历时的长期检验,传统征信数据与信用主体的信用风险具有很强的相关性。征信信息的采集与输出都取得了信息主体本人的授权,目前随着科技进步、通过模式创新也实现了征信信息的实时共享,所以征信信息具有强相关、稳定性高、合规和可持续性强、应用简单的特点,不足点是数据积累速度相对较慢,信息覆盖率低,运营成本高等问题。在实际操作中很多机构在应用策略上是采用将大数据用在前段进行反欺诈和筛查、征信信息用在授信决策端的模式,我更倾向于大数据与征信从产品特性是一种互补和赢合关系,从行业发展角度上,利弊各有优势,它们不属于一个行业,所以也不存在替代性的问题。
 
征信已慢慢渗入我们的生活,但是对于征信行业,多数人仍然知之甚少,对此安融征信副总经理孙录军表示,征信是比较传统的行业,在发达国家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但中国仅有几十年的历史。随着2013年3月15日《征信业管理条例》颁布,允许市场化机构进入个人征信领域,作为但征信行业属于强监管行业,在这个大前提下,目前国内市场化的个人征信业务仍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
在征信制度下,一个经济体内所有的放贷人作为信息提供者和信息使用者,海量的企业和个人作为信息主体,均会不同程度地形成对征信机构的依赖,所以,根据维护信息主体权益这个理念,政府对个人征信机构的监管,一般要严于企业征信机构的监管。征信机构由于信息集中具有自然垄断的特性,先入为主,后入难超,彼此之间不具有进行同质竞争的市场基础,只有错位互补发展的内在要求。
 
目前国内征信业务机构超过百家,但是能从征信服务盈利的机构还能少,对于安融征信未来的发展规划,安融征信副总经理孙录军表示主要作为国内最早的征信机构之一,发展一定依托于政府对行业的发展规划,第一,持续坚持运营规范合法,从信息采集到数据存储输出、异议处理,都要合法合规。第二、做到运营的公开、公正、透明,逐步建立第三方的公信力和专业实力。第三,主体资质要积极配合国家主管单位的相关要求进行申请。坚持差别化征信服务理念,作为央行正规金融机构征信数据的补充,进一步提升国内非银领域小额信贷征信能力。
 
孙录军表示征信并不是赚快钱的行业,从价值层面讲,它的社会价值与意义大于经济价值,所以近两年在持续合规经营的基础上,扩大会员规模、加强信用数据共享质量、提升国内小额信贷领域征信服务水平仍然是公司的首要发展目标。